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 |联系我们
柯大夫信箱
网站位置>>柯大夫信箱
坎坷婚姻路,幸福得麟儿
坎坷婚姻路,幸福得麟儿
文.王梓榆
 
      柳妹的婚姻可谓是历经坎坷,几经波折:
      柳妹是安徽人,家里经济条件不太好,初中毕业后就离开校园,在当地的一个学校食堂做零工。她的第一次婚姻,是父母包办,男的对包办的亲事并不买账,借口去外地打工,一年才回一趟家,就这唯一的一次回家也是对柳妹是爱搭不理。这段有名无实的婚姻曾让小小年纪的柳妹很是苦恼,以往和我聊天时提到她的第一任老公,几度泪如雨下。作为姐姐,我除了心疼,却也无能为力。
      柳妹的父母是一对糊涂人,但亲戚们不糊涂。俗话说“宁拆一座庙,不毁一桩婚”,但对于柳妹的这桩婚,亲戚们是抱着必拆的决心的。因此每每和柳妹的父母提及此事,亲戚们都义愤填膺,“这种婚姻不是害了孩子一辈子吗,趁现在年纪还轻,赶紧离了再找吧!”
终于,在亲戚组成的拆婚部队的努力和柳妹的心灰意冷下,这段名存实亡的荒唐亲事在2011年秋走到了尽头。
      小军是一家家具厂的电焊工,人老实,会过日子。小伙子几年前娶了一个漂亮姑娘,可哪知这姑娘脸蛋漂亮,心也活:婚后经常在外花天酒地,抽烟喝酒这些坏习惯,就没有她不爱好的。后来怀了孕,生下了一个大胖小子。原本以为有了宝宝后的她应该收敛点,然而这姑娘依旧我行我素。小军实在忍受不了,和姑娘离了婚。
      一天,柳妹和小军这二位同病相怜的人在一家婚姻介绍所相遇了--他们俩同时去登记找对象。这下可乐坏了介绍所的红娘:“得,也甭介绍了,既然你俩这么有缘分,那你们就相处试试看吧。”
      这一试,试出一段良缘。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,2012年的冬天,二人正式登记结婚了。因为两个人都是二婚,婚礼没有大办,只是两大家子人聚在一起吃了一顿饭,虽然简单,但是每个人都能感受到两个人恩爱有加,你侬我侬,仿若前世注定。
      婚后二人相濡以沫,柳妹一边照顾家庭一边打零工,家里家外处理得游刃有余;小军更是努力挣钱养家,日子过得红红火火。除去这些,对于小军和第一任妻子的孩子小宝,柳妹一直视如己出,照顾得无微不至,孩子也一直把柳妹当做亲生母亲地唤着。邻里对这个和睦的小家庭也是赞不绝口。
      随着小宝渐渐长大,柳妹自觉幸福中又少了点儿什么。虽说她已经把小宝当做自己的亲生儿子,可是作为女人,她是多么想有一个属于自己和爱人的结晶呀。
其实,她和小军刚结婚那会儿,是有过一个孩子的,但是初为人母的柳妹没有经验,加上自己的例假本来就经常不规律,所以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“有喜”了。有天在食堂打扫卫生的时候,柳妹不小心滑了一跤,孩子就这么没了。
      孩子没了以后,柳妹患上了习惯性流产,她先后又怀了两个孩子,都丢了。去医院检查,原来是输卵管堵塞,之前出现的月经不调、小腹疼痛都是这个病的症状。了解病情后,就要对症下药了,可是小夫妻俩用了很多治疗方法,药吃了不少,但效果甚微,治疗了大半年,柳妹的肚子依旧是没动没静,要孩子这事只能一拖再拖。那时候的柳妹每天唉声叹气,和刚结婚时候相比,人也憔悴了许多。
      曾经有人说过这样一段关于幸福的理论,说上天给每个人幸福的额度都是一样的,就像孩子手中的糖罐子,有的孩子贪吃,先吃完了自己的糖,用完了自己的幸福额度,于是往后的时光之只剩下了痛苦;有的孩子比较节省,先饿着肚子度过,往后的时光就余下了幸福,节省的孩子对事会更加珍惜。
      真印了那句“好事多磨”。一次,柳妹经人介绍找到了市中医院一位有经验的老中医,据说这位中医在治疗不孕不育方面很有名望。询问了柳妹的情况之后,他给柳妹开具了太安堂旗下的明星产品--麒麟丸,麒麟丸含何首乌、墨旱莲、淫羊藿、菟丝子、锁阳、党参、郁金、枸杞子、覆盆子、淮山药、丹参、黄芪、白芍、青皮、桑椹,是太安堂生产的治疗不孕不育的特色中成药。开完药后,医生还叮嘱柳妹不要有压力,服药期间要心态平和。夫妻俩满怀希望地离开了医院。回家后柳妹即按照老中医的嘱咐按时用药,并调整心态。
      半年后的一天,我正在给孩子们上课,口袋里的电话突然狂震起来,下课掏出手机一看,原来是柳妹打来的,我赶紧给她回了过去,只听电话里的柳妹激动地语无伦次:“姐姐姐姐!有了!有了!”我先是懵了几秒,随后立刻反应过来,柳妹怀上了!心里当即涌起一股欣喜,回想起柳妹这两段坎坷的婚姻路,心中五味杂陈,竟又不知如何回应。
      柳妹的预产期是今年5月,如今各项检查显示一切正常。小宝看到柳妹日渐增大的肚子,也天天嚷着让妈妈给他生个妹妹,他以后要照顾妹妹呢。
      我要替柳妹感谢太安堂麒麟丸,让婚途多舛的她成功受孕,喜获爱的结晶。我还要祝福柳妹:得到一个最后的微笑胜于得到最初的一场欢乐,相信你吃的苦已经结束,属于你的糖罐里余下的将会是甜蜜的人生。